首页>明星 > 正文

关注:“行业不易,有尊严地活着,有腔调地拍戏”丨专访梁静

2022-10-22 21:15:07来源:腾讯网

文 │ 经纬

“做鬼吹系列真的是一部比一部难,直到《南海归墟》应该是整个系列里最难的……”


(资料图)

前脚《昆仑神宫》刚播完,后脚《南海归墟》也马上要杀青了。《鬼吹灯》这个国内顶级的探险类IP,自从由7印象接手制作出系列网剧以来,梁静坦言,“每一次做其实自己内心都是很忐忑的”。

“但我们也在努力地不断超越自己,因为我们对它太爱了,也跟粉丝一样痴痴地等待着每一部的出炉。”

从最开始的两部初试水到固定铁三角后的“五部连拍”,由梁静掌舵的7印象与《鬼吹灯》IP深度绑定的同时,也经历了从《黄皮子坟》的初试改编,到《怒晴湘西》被观众认可,再到《龙岭迷窟》的口碑大爆,以及今年《昆仑神宫》在好评与争议声中收官。虽然并非部部有口皆碑,但整体高水平的制作和改编也让行业内外记住了这家由梁静和管虎夫妇主导的影视公司——7印象。

7印象最初由管虎工作室转变而来,近几年不仅在院线电影方面是一把好手,制作出品了《八佰》《金刚川》《革命者》等主旋律大片,也在网剧领域交出了如《鬼吹灯》系列网剧这样十分亮眼的成绩单。

而这都跟公司成立最初“电影+剧集双栖发展”的战略息息相关,因此,我们与梁静进行了深度对话,试图了解鬼吹灯系列网剧背后及7印象公司发展的故事。

直面争议:

遗憾的艺术,努力做到最好

“每一部影视作品可能都会面对同样的问题。”梁静注意到观众对于后续几集的声音,“但没办法,每一部作品都是遗憾的艺术,只能努力做到更好,因为世界上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让遗憾越少越好。”

“这个系列最难的部分其实就是特效。”她坦言,在《昆仑神宫》这个项目上,团队在特效制作的时间管理层面还有可提升的空间。“因为它是有一个物理时间限制的,所以后来虽然提前发现特效上的一些漏洞,但是后续再要求修改的时候已经没有时间了,也很难再改了。”

而关于剧中初一一角死亡结局的争议,梁静说,自己也被初一打动哭了,“观众不想让初一死,原著里就是要他死,就是在这个节点与白狼王同归于尽,我们再怎么喜欢,还是得忍痛让他下线,这是尊重原著的一种态度。我们不会让一个角色莫名其妙死掉,还是按照原著、情节、情感点需求来的。”

“当然,剧作有时候也确实需要跟原著做一些‘对抗’。”梁静表示,“可能原著的节奏跟最终影视化想呈现的节奏未必一致,所以就会做一些修改,但修改必须十分谨慎。”她举例说,“比如《昆仑神宫》一开始的版本节奏稍微慢了点,我们就跟导演商量说再找个剪辑师,重新剪一版,来帮助加快节奏。”

最终节奏果然加快了,剧集也好看了很多,达到了创作团队预期的效果,导演也对剪辑师版本给予了充分的肯定。但是有部分观众又表示完全看不够,有一部分原因就是节奏很快,让观众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当突然结束时就会觉得不够爽,但每集30分钟的时长对创作团队来说已经尽力了。“其实主要是特效太费钱了,再长了真做不起,特效量太大了,很难撑下来。”梁静告诉骨朵,现在人员成本越来越高,尤其是特效制作方面的人员成本非常高。疫情之后,大批量的特效团队已经被游戏公司挖走,因为游戏行业的利润相对较高。

“有些我们原来合作的特效团队跑到游戏行业去了,后续请他们回来真的非常贵,整个行业已经被带动的人工比什么都贵,所以我们只能尽量缩减制作成本。”

梁静透露,鬼吹灯系列网剧作品虽然一部比一部难拍,但是成本还是尽量控制在一定的水平里。“其实现在回想一下,还真的是每一部成本都有至少1/3的递增,尤其针对《南海归墟》,大部分的戏份都是在水里,造价太贵了,我们也心疼平台的钱,也放弃了一些自己的利润,最终把项目做了下来。”

尽管如此,作为7印象拍摄的第五部《鬼吹灯》系列网剧作品,《昆仑神宫》在几乎0宣传的状态下提前上线,在粉丝们毫无准备的惊呼中拿下豆瓣开分8.2的成绩,也体现出了这部剧保持着较高的制作水准。

“越往后越难,但是我是坚信我们团队能够把它继续做好。”梁静向骨朵介绍道,团队已经找到了一种比较高效高质的生产模式,“所有的美术、摄影、导演、剪辑等都是在一个体系内,包括费导一直都在,他虽然在拍别的戏,但是他也一直会参与意见,而蔡导自己本身也是一个能力非常强的成熟导演,对故事和人物等有非常高的要求,非常有想象力和激情。《昆仑神宫》的播出,已经让大家看到了他的功力,而在看过现有的《南海归墟》的粗剪素材后,我们又开始全体期待了。”

勇于坚持:

从尊重原著的改编到选择贴合的演员

正如骨朵在先前的一篇剧评中写道,《昆仑神宫》所获好评源自于观众对于剧中尊重原著的影视化改编和精彩的人物群像刻画的认可。

“时间允许的话,我们还能更好。”梁静表示,在接拍第一部《黄皮子坟》的时候,确实时间非常紧迫,又是团队第一次接触网剧作品,对于原著改编的经验不足,导致了很多原著粉对改编的部分内容不太接受。所以在后续的几部鬼吹灯系列网剧作品中吸取了经验,就更多从尊重原著、考虑原著粉感受的角度出发。

“首先得看数据,而数据就是从观众而来的。其次,原著里有多少个桥段和情节点是观众喜爱的,包括有多少种怪兽你都得通过数据做衡量,不能随意舍弃。从改编的过程中,我们也得出经验,这种大IP原著改编不能只遵从自我喜好,而是要遵循大众喜好。”

“这是在编剧改编的过程中就得探讨出来的。”梁静对骨朵回忆道,在《黄皮子坟》之后,她曾经因心疼自己的团队而想放弃拍摄下一部,同时因为当时“鬼吹”题材在市场中已经泛滥,电影、网剧、网大都有,演员也不好找。

“但是我们的制作团队却表达出了越挫越勇、迎难而上的决心,这更激发了我们所有人的斗志。在和企鹅影视进行了全面的复盘以及全新商讨后,我们坚定了继续拍下去的信心,我说既然要做,我就希望做一个系列网剧,必须把演员固定下来,不能一部换一个胡八一,如果能做到这样,我们就把后面的六部都拍了。”

因此,在7印象拍第二部《怒晴湘西》时,潘粤明在剧中扮演的陈玉楼非常不错,费导(费振翔)和他也相处得好,两人一拍即合,先把铁三角之一的潘粤明定了下来。“其他人选我们当时也会根据观众的需求,至少能在各大网络平台上看到他们的意见和需求,做一些整合,然后尽量选跟原著形象靠近的角色。”

梁静印象非常深刻,当初王胖子这个角色找了很多演员,后来综合各种原因定了姜超之后,有好几个想演王胖子的演员给她发信息说,“姐,这个王胖子我服,这哥们绝对行。”

“大家都说,姜超每次一出来就笑得不行,他真的是特别能挑起气氛,他简直就是王胖子。”大家一开始对张雨绮有一些质疑,但梁静觉得Shirley杨整个外形必须是像她这样特别精致、洋气的,“我们当时就觉得雨绮真的是唯一的人选。”

“每一次我看到弹幕上写的铁三角回归了,回归这两个字让我很惊讶,我说什么叫回归?难道是担心他们之后不演了吗?这一点我可以拍胸脯让大家放心,他们会演完之后的一系列网剧。”

梁静表示,铁三角之外的其他配角,也基本都是根据贴合原著的形象来找的。比如这次的明叔,在原著里是个香港人,于是梁静一开始就决定必须找香港演员,而汤镇业老师正是首选。“汤老师是一位演技精湛、经验丰富的演员,他不仅对人物的内在拿捏得精准到位,并且还能为固有角色增添更多气质。这次他饰演的明叔真的令人眼前一亮”。

至于打动了无数观众的初一,主创团队也特意找了个当地出身的演员出演。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的索郎尼马是个土生土长的康巴汉子,在外形上非常“贴脸”。梁静表示,“他是个很专业也很有想法的实力派演员,给角色注入了新的活力与能量,还为整部剧开拓了更大的叙事空间。”

行业不易:

有尊严的活着,有腔调的拍戏

“《南海归墟》也快杀青了。”

7印象作为行业优质创作团队,即便是在疫情开始后,也能保持每年推出一两部大片的节奏抢占电影市场和票房高地,如2020年的《八佰》以破纪录的成绩完成了“救市”的使命,《金刚川》也收获了超十亿的票房,2021年《革命者》同样收获了不俗的口碑和票房。今年7印象也有多部电影待上映,但由于疫情缘故都暂时搁置。如那嘉佐导演的《街娃儿》、蒋佳辰导演的《没问题》、高临阳导演的《再团圆》以及耿子涵导演的《小白船》等。

“今年电影市场真的是特别惨,能活下去的真的不多,死了一大堆。似乎对于我们电影人来讲,电影好像都已经没什么机会了,这很可怕……但抱怨没有用,这是需要智慧和理性去处理和经营的。”

梁静表示,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中,7印象已经改变了原来做项目“自由发挥”的空间,“原来有一些我认为还不错的电影内容,但是现在可能整个市场需求不像原来那么乐观,所以就得及时调整,得学会放手,顺应市场先活着。”

“突然间发现你光专业好,有时候好像真的也不行,想办法怎么带着大家一起活下去在当下显得更重要,大家都得想尽办法把事情盘活,不光是单项目的事,而是面对这样的市场,如何及时调整步伐,稳步走下去。”

“妥协还是死扛?”这是梁静跟管虎经常聊到的话题,梁静表示,虽然最初他们都是搞艺术创作的,但是最终面向市场就必须要转变成合理的商业模式,“对于我来讲,这几年稍微适应了,所以相比以前,我会比较理智地去看待一些问题,但面对创作,他有他的坚持,虽然我可能会阻拦,但偶尔我还会被自己的感性给拉回来,这两个体系在相互牵扯,痛并快乐着,但我们都尽量做到了有尊严地活着,有腔调地拍戏。”

实际上,发轫于电影领域的7印象在最初成立公司的时候,就确定了电影+剧集两条腿走路的战略,“因为管虎导演自己也是拍过剧的,高口碑剧集《黑洞》就是他的代表作之一……”梁静介绍,7印象目前除了《鬼吹灯》系列网剧外,费振翔导演的《纵有疾风起》可能年底将会播出,和于谦合作的都市喜剧题材剧集《多大点事儿》也有望在明年初上线。

标签: 昆仑神宫 南海归墟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

头条新闻

最新新闻

精彩放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