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星 > 正文

韩国奇幻剧的五种现实落点,有启发不?

2022-10-24 16:56:39来源:腾讯网

2022年10月24日刊总第3034期


(资料图片仅供参考)

韩剧在奇幻的道路上越来越卷。

从与外星人谈恋爱,到病患型主角互相救赎,再到玩时间高概念,天马行空与贴地飞行并存,吸引了无数剧迷。

国产奇幻的最好土壤是古装,而韩剧喜欢在都市中驰骋想象,寻找现代人在现实生活中无法宣泄的出口,将之物化或人化,以企及对现实的反思。

国产剧对韩剧的奇幻套路,照本宣科式的翻拍曾有过,但灵得不多。仔细复盘奇幻逻辑,抓住“基本点”,才能更好利用这块他山之石。

庄周梦蝶

《耀眼》实现了庄周梦蝶的反转。

故事一开始走的是奇幻浪漫喜剧的寻常路数。25岁的金惠子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三两知己好友,以及一个有好感的对象。没想到平日生变,父亲意外遭遇了车祸。情急之下,她使用儿时捡到的一块可以让时光倒流的手表,希望回到父亲发生事故的前一刻,以拯救父亲。

无数次失败,无数次调回,终于她成功了。但违逆自然规律的代价,是她从一个青春四溢的姑娘,一夜之间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妪。

父母不识,男友不认,自己不甘。她拖着衰老的身躯,开始了变年轻的大作战。这部剧借内心年轻的惠子视角,输出了许多老人的肺腑之言,“你们就没有老去的一天吗?”

她也试着与家人形成新的相处关系,为父亲送饭,支持母亲离婚,教育哥哥不要再玩物丧志。遇到曾经的好感对象俊夏,只好默默鼓励,陪伴他左右。在孝子老年活动馆,她见到了老人百态,看到了哄老年人买保健品的骗子,还有被子女抛弃而自杀的老人。

但这部剧并不止步于展现老年生活。

最终,大梦初醒的金惠子想起自己并不是变成老人的姑娘,而是一个真正的老人,一个患有阿尔茨海默症的老人。

一直以为的“父亲”其实是儿子,“母亲”是儿媳,“哥哥”是孙子,“俊夏”是自己的主治医师。一直想要拯救“父亲”免于车祸,是因为自己没有保护好儿子,导致他终身残疾的愧疚。拯救俊夏,是由于当记者的丈夫冤死狱中,自己一直心存想要救他出来的执念。

在这个臆想与现实交织的世界,我们看到了真切的热爱与不舍,也看到了普通人平凡但耀眼的一生。

边缘人极致化

《内在美》用非常边缘的设定,讲了一个通俗的浪漫喜剧。

在《内在美》中,女主韩世界得了一种怪病,每个月有大约一周左右的时间,自身外貌会发生离奇改变,可能变成彪形大汉、小学生、老大爷、年轻小伙……不分性别,不分年龄,甚至不分国籍。怪病带来的生活麻烦和心理孤独,使得她无法也不敢与人维持稳定的关系。

男主徐道载是相对于女主的另一种极端存在。他因后天事故脑部损伤,人脸记忆的过程出现了问题,患有人脸识别障碍。换句话说,男主是彻头彻尾的脸盲。他只能通过服饰、声音、走路姿势等各种细节辨识对方。

这部剧既脱俗又入世。这种极致边缘化的设定,是爱情的天然培养基。徐道载是唯一一个无论韩世界的外貌怎么变化,都能立即认出来她的人。

“爱情不是两个完美的人的相爱,而是有缺陷的两个人因为爱变得完整。”

奇幻设定之外,这部剧本质上还是总裁与女明星谈恋爱的故事。怪病与生活的冲突,带来了不少笑点。有“变身症”的女主却是一个要靠脸吃饭的演员;有脸盲症的男主角却要做日日与各类人打交道的公司管理者;男主母亲本来反对这段感情,但意外发现与儿子交往的是个男孩(女主变身),便立即同意了男女主的婚事。

爱一个人究竟爱的是外表还是灵魂?这个问题,单讲道理很难说明白。但运用想象力,构建稍微高于生活的戏剧情境,就可以找到新启发。

借鬼讲人情

《你好妈妈,再见!》用一个人的复活,让一群人得到了救赎。它在开头便抛出问题:如果给死去的你一个重生49天的机会,你能找回自己的位置吗?

女主角车宥利在即将临盆时遭遇车祸,留下了襁褓中的孩子,心碎的丈夫,和深受打击的父母亲朋。但因为不舍,她以鬼魂的形式留在孩子身边,却在偶然间得到重生机会,只要能在49天内找回自己的位置,她便可以留下来。

导演用闪回一点点揭开车宥利离开后的种种变化:深夜痛哭的父亲,在女主房间抹泪的母亲,给女主手机号发短信的朋友,以及身为医生,却对手术室产生恐惧的丈夫。她是全家人的心结。

即便艰难,日子还得过下去。即便再努力,人间也不再有车宥利的位置。她决定不破坏亲人们现有的幸福,离开转世。

她在的短短49天内,圆了再见父母一面的心愿,解开了丈夫的心结,鼓励了继母做好妈妈的信心。最重要的是,她拥抱了自己的女儿。

如果你思念的人仍然守护着你,他会希望看到什么样的你?

在口头上开解对方走出过去,很难。编剧从逝者的视角解开人们的心结,这种思路的转换,很妙。

解构神话

《德鲁纳酒店》将现代人文关怀,移植在神话体系中。

这部剧的设定充满传说意味,是承载世间百态的好容器。“德鲁纳酒店”,是亡者安息之处,每一个尘愿未了的亡灵,在此驻足,待心愿了却之后,便可启程奈何桥,去往另一个世界转世轮回。

饿死的孤儿,在这儿吃饱了再走;冻死的老头,便烤火取暖;学术研究未完的学者,可在这里继续研究……

整部剧用单元式结构,展现了亡灵群像。有不堪舆论烦扰自杀,意图报复的怨念少女;有深爱着丈夫,最终放弃带走他的新娘鬼;还有战争身亡七十载,等待妹妹一起上路的哥哥……

整部剧抚慰亡灵的逻辑是简单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比如,前世有生死之仇的男女,这辈子被红线牵成眷侣。这部剧的女主角张满月,也是德鲁纳酒店的社长,她贯穿全剧的主线任务,也是放下仇恨,通向往生。

韩剧向来不惧怕解构传说,牛鬼蛇神可以来回搬用,编剧的功力用在刻画人心、输出价值。当目标专注,看似时空混乱、神鬼出没的故事,也可以打动当代人。

年龄穿越

《告白夫妇》的年龄穿越,不只挽救了一段岌岌可危的婚姻,还给予了主角正视遗憾的勇气。

《告白夫妇》是夫妻“双穿”。一对被生活压垮的中年夫妻,在离婚当天一觉醒来重回20岁。彼时的他们还没有相遇,为了不重蹈覆辙,他们决定见面不识。

有幸重走一遍人生路,却不是谁都能有夏洛的心劲儿和运气。这对夫妻在重返过去后,逐渐找回初心。看着妻子穿着漂亮的裙子在舞台上唱跳,丈夫惊觉邋遢不打扮的妻子也曾活力四射;目睹社畜酒后发疯,妻子忆起丈夫下班的疲态。

《告白夫妇》找到了奇幻与现实的平衡点。全职妈妈的辛酸,养家糊口的不易,各自隐忍的委屈,直戳观众内心。

“人倒着活一遍都能成为圣贤”,年龄穿越实现的就是这种畅想。击中人们内心的渴望,同时提供反思机会,这样的都市奇幻才能生命力旺盛。

【文/时一】

标签: 德鲁纳酒店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

头条新闻

最新新闻

精彩放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