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星 > 正文

观热点:短剧,“小”演员的栖息地

2022-10-27 08:52:33来源:腾讯网


(资料图片)

| 尢尢

近期,如果谁还没看过《千金丫环》和《虚颜》,那证明ta的互联网觉悟还不够高,毕竟对潜力无限的短剧领域时刻保持着高度关注,才是z世代弄潮儿的标志之一。

其实短剧并非是近两年的新兴产物,早在抖快平台快速圈地、MCN白手起家的年代,由MCN签约红人自制的系列短剧就已初见雏形,只不过现在随着短剧数量激增、质量内卷,无论是挑剧本、选角色、拉投资、上平台,都越来越向着规模化体系化的长剧靠拢。

就在今天,《千金丫环》分账票房过千万,成为又一部分账短剧里的标杆之作。

其实,从去年8月广电总局正式将微短剧纳入规范化管理的范畴到现在,已经出现了不少堪称爆款的短剧,比如彻底加热短剧赛道的大芒短剧《念念无明》,让人意识到像知竹这类独立创作者能力的《长公主在上》,以及快手老铁们都爱看的《秦爷的小哑巴》等等,每一部都在市场上引发了不少关注。

与此同时,除了剧集创作层面的内容之外,在短剧中出现的演员面孔也成了另外的关注焦点。此前导演曾庆杰(短剧代表作《念念无明》《虚颜》)也曾在与骨朵对话时提到,短剧给新人演员带来的流量加持是相当可观的。

那在短剧野蛮生长的当下,这个跳板究竟是为谁而准备的呢?

01

新人:0基础,0负担

不难发现,出演微短剧的演员们基本都是生面孔。虽然要是真的去挨个扒拉他们的履历,也会找到一些大剧配角和小剧主演,但这还远不足以让他们摆脱新人标签。不过,就像成本通常控制在几百万的微短剧需要便宜好用的新面孔一样,一时间难以在重量级项目里刷脸的新人们也更适合先在短剧里轻装上阵。

近期热播的两部短剧《千金丫环》和《虚颜》,其中陈芳彤、代高政、柯颖、丞磊四位主演都算是出道以来还没握住代表作的“新人”。但靠着各自的微短剧出圈之后,代高政接到了GastonLuga的品牌挚友和一系列的拍摄采访,陈芳彤、柯颖、丞磊的微博点赞数也从剧播之前的几百变成了剧播之后的上万显而易见,每个人都多多少少吃到了短剧带来的红利。

而上半年凭借《念念无明》走出来的胡丹丹和杨泽也迎来了后续的发展。其中,胡丹丹之前便拿到《新川日常》,又接下了一部名为《殿下四时好》的短剧。作为更容易吃到红利的男主扮演者杨泽,则在《念念无明》播出不久便相继进组微短剧《夫君请自重》《三生缘起是清欢》,而后又在新网剧《来自未来的你》中扮演男二。

此外,对于《长公主在上》的男女主锦超和圻夏夏来说,则是一定程度扩大了他们各自在抖快B等原有平台上的受众群体。他们仍旧跟知竹等独立创作者们深度绑定,以短视频而非正规微短剧的形式和大众见面。

02

有粉丝?

也不妨放下面子多些尝试!

大概就在两年前,人们提起短剧还都是嗤之以鼻的状态,下意识把短剧与粗制滥造和low土穷挂钩,但凡有点流量的演员们都不敢轻易试水,似乎生怕一旦迈出第一步就影响到自己的“高雅”形象再也回不了头。不得不说,从这点来看短剧的发展处境,颇有点当年网剧刚崛起时的影子在身上。

不过,随着近两年短剧质量肉眼可见地提升,无论是业内同行还是市场,都在这个新兴的领域发现了风口。慢慢地,有一部分脚腕子演员甚至是腰部演员,以及选秀出身的爱豆们开始观望并尝试,试图在短剧这片蓝海圈起一片属于自己的池塘。

其中,曾在爆款剧《陈情令》里凭借“薛洋”一角给人留下过深刻印象,又在今夏的古装大剧《沉香如屑》中饰演“敖宣”一角的王皓轩就是一个典型例子。他虽然已有《沙海》《陈情令》《且听凤鸣》《沉香如屑》等体量不小的作品加身,但仍然选择了用微短剧来为自己的空窗期增加一些被看见的机会。

尤其在主演了腾讯视频于去年年底播出的短剧《师兄请按剧本来》并收获一定热度之后,王皓轩又在今年主演了另一部微短剧《只因君心知我心》。虽然他同时还进组了《扑通扑通的水球少年》《全世界都在等你们分手》等不同类型的电视剧,但仍然在自己的发展路径里给微短剧留了一点位置,毕竟时不时出演短剧带来的热度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回馈到自身的长剧资源中来。

此外,爱豆出身的罗正、赖美云、管栎、刘些宁、孔雪儿等等,都在短剧这条赛道里进行了偶像转行演员的初试水。虽然对于一些在选秀期间知名度较高的爱豆们来说,出演短剧可能并非是最符合他们心理预期的选择。但不是所有人都有像王菊一样的天生戏剧感,也不是谁都能和杨超越、范丞丞一样,直接有好饼送上门来。所以,即便有一定的粉丝基础也不妨事儿,只要能放下所谓的面子正视短剧,能出头的可能性或许要远比一步到位抢个好容易得多。

03

平台不同,跳板的回弹也不同

在短剧的领域里,大致可以将演员分为两个半阵营。其中一方应当是游走于爱优腾芒四大传统长视频平台、归属于平台自身或者不同影视公司的签约艺人;另一方则是与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深度绑定的资深MCN公司旗下艺人;还有剩下的半个则是与以知竹为代表的自媒体up主达成多年合作的非常规型“网红”。

从这三种不同的模式来看,与不同平台和制作团队绑定,会带来不同的发展效果。其中平台签约的艺人自不必说,自然是芒果旗下的演大芒短剧,腾讯系的演腾讯微短片。但是比如像胡丹丹、杨泽、丞磊这类有着自家签约公司的艺人来说,并不存在与爱优腾芒中的哪一个平台严格绑定的关系,反而是跟着项目走,更像是常规演员的发展路线,后续资源起来的话,自然在长剧、电影、综艺等方面存在着更多可能。

而像《秦爷的小哑巴》这类快手出品的微短剧捧出来的艺人们,则很少在其他平台看到他们的身影,原因就是他们隶属于MCN公司,专注的短视频领域本就与常规演艺资源存在较大差异,而且还与快手深度绑定,属于平台相当看重的头部网红,除了解约基本不会有“接外戏”的可能。

以知竹、锦超、圻夏夏等为代表的“导/演/编三位一体”的自由创作者们算是比较小众且特殊的一类。他们最早也是发源于B站、抖快等短视频聚集地,即便在《长公主在上》这部短剧里正式与快手达成合作,但身上仍然保留着“不被同化和规训”的气质。他们仍然存活在以往的网红圈子里,以拍摄短视频和接受商推为生。不过从《长公主在上》的成功试水中不难看出,这一类自由创作者们早晚会从当前的作坊模式变得更加规范化、体系化。

可见,在微短剧这片新人演员的栖息地里,有来自各方的势力。在这里,有人以此为跳板、有人只想多个尝试,但不管怎样,微短剧的确是个风口,这不仅适用于内容创作,也同样适用于新人出头。

标签: 千金丫环 念念无明 长公主在上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

头条新闻

最新新闻

精彩放送